Welcome To Taiwan East Coast

關於台灣東海岸大地藝術節

About Taiwan East Coast Land Art

東海岸大地藝術節(TECLandArt Festival)是交通部東海岸國家風景管理處於2015年開始委託專業承辦,沿著台灣東海岸各地舉辦的藝術活動,內容包括邀請藝術家駐地創作大型戶外作品,並設置在東海岸沿途風景區,稱之為「駐地創作營」。除此之外,還有沿著台11線公路開放藝術工作室、藝術市集、音樂會等,是一個以東部海岸線區域的自然環境、部落生活、棲息居住、旅行壯遊為主題的藝術節。東部海岸壯闊自然,有時優美有時狂野,有時神秘有時開放,生活在其中的人們,寂靜而自然,樸素而自由,本藝術節透過駐地創作、藝術品設置、藝術活動、完善的旅行設施,讓觀光者在公共場所中找到情境涉入與幸福感之關係,繼而產生夢想的在地生根。

2018策展論述

2018 Curatorial Discussion

《潮間 共生》之「島 群之間」

在2017年我們為「東海岸大地藝術節」提出了「潮間共生」這個策展主題,並廣獲各界好評與認同,奠定「東海岸大地藝術節」不同於世界各地藝術節獨特的基礎論述。其概念來自我們對「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基地的觀察─從出了花蓮市開始向南延伸至台東市之間,總長約一百六十八公里,倚著海岸山脈面向太平洋的狹長土地,中有舊石器時代的長濱文化(距今五萬年前至五千年前),是台灣島上目前已知最早的人類生活遺跡。而後千百年來生活在此的原住民族群就有十族之多,再加上漢人族群和近年來頗為可觀的世界各國移民,總人口數卻不過五萬多人,那麼多族群散居在一片如此狹長的山海交會之處,而衍生的多元流動特質孕育出獨特的人與自然之間,人與人之間細密的共生關係。就像潮間帶是潮漲潮落之間露出的海岸,這既是海洋也是陸地的異質交會之處,卻也是自然生態最最豐富多元的地帶,亦是東海岸阿美族人每日採集食物的冰箱,蘊生了豐厚的海洋民族生活文化。

因此2017年的「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在過去三十年東管處與在地藝術群體、部落夥伴共同努力,以及前兩屆藝術節奠定的基礎上,透過更細緻更多面的資源整合與操作設計,在《潮間 共生》的核心精神下,以宏觀的視野演繹實際上深深影響了整個太平洋世界的台灣東海岸潮間帶共生文化與生活美學—當我們在文明與自然交會的潮間帶創造了自己的主體性,而如何持續地、更深入而多面地開啟與世界對話,是當下與未來最重要的課題!

「島 群 之間」

而2018年,我們亦將延續「潮間共生」的主命題,以「島 群 之間」為年度子題,更細緻而深入地從台灣東海岸的視野,觀看台灣島與這星球中無數大小島嶼的關係。「我們注視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的視線不斷搜尋、不斷移動,不斷在它的周圍抓住些什麼,不斷建構出當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景象。在我們能夠觀看之後,我們很快就察覺到我們也可以被觀看。當他者的目光與我們的目光交會,我們是這可見世界的一部分就再也沒有疑義了」[1]。當代最重要的藝術評論者約翰柏格(John Berger)對於視覺藝術中「觀看」的論述,恰恰也說明了我們在「東海岸大地藝術節」的策展實踐中想要討論的關鍵命題─如何透過藝術的觀看,將單向的觀光凝視轉化為一種流動性的視線交會,並從這些交會中不斷建立新的關係。

[1] 《觀看的方式》,John Berger著,吳莉君譯,台北市:麥田,城邦文化出版,2010/08

生活在台灣,受四百年來以大陸式大漢文明思維的單一史觀禁錮,我們常常忘記台灣是一個被海洋環繞的島嶼~我們始終認為海洋阻隔了陸地與陸地,卻忘記其實海洋同時以其流動、開放、包容等特質聯結著每一個島嶼,每一塊陸地。台灣島上的先民乘海而去,歷經數千年不斷地遷徙航行將海洋文明的種子拓展成遍布泛太平洋島群的文化共同體;數百年來中國的、歐陸的、日本列島的…各種殖民者與其文化亦渡海而來,正是海洋的流動、延展與守護,使台灣成為一個如此繽紛多元的文化共生之島。

而台灣東海岸因保存了最原始的海岸與山脈交會自然景觀以及海洋民族生活文化,近十幾年來吸引無數國際人士漂洋渡海而來決定落腳在台灣東岸,最關鍵的因素即人與海洋的親密感在這裡如此渾然天成。誠如南非籍記錄片導演 Mark Jackson對台灣東海岸人文風景的詩意觀察「如果每個人都是一座島,群體即是群島,而海洋則是兩者間的聯繫!」在這人口密度最低的山海之間,每一個人都可以活的像一座生態體系豐富的島嶼,並同時與其他島嶼維持流動開放的交流共生。而藝術家拉黑子則從阿美族仰賴海洋而生存的生命體驗出發,延伸至他的創作實踐,「只有泅泳至海中,在鼓動的寧靜中,面對生與死的交界之處,才能看見世界真實的面像,在太平洋中找回自己原來的樣貌。」

因此在2018年的「東海岸大地藝術節」中,藉由「島 群 之間」此一主題,其實最深層的企圖更是探索台灣作為泛太平洋文化母島卻被自己遺忘的「海洋性」,並藉此探索繼續書寫立足台灣東海岸的「太平洋美學」,持續與世界對話。